2019年虚假资讯研究报告

持续十多年的“十大假资讯”盘点,在2019年遇到了“困难”:这一年度的典型虚假资讯案例不仅数量少,而且典型性也不足。一方面,不能否认近年来持续的虚假资讯专项治理确实产生了一定效果;另一方面,虚假资讯的“衰落”也是专业资讯业在当下新媒介环境中日趋式微的一种表现。

在这份“研究报告”中,大家对2019年虚假资讯的形式、特点进行梳理,同时对经过课题组筛选出来的9个案例做具体剖析。

一、2019年虚假资讯的基本特点

第一,虚假资讯的边界变得更为模糊。多年来,大家研究虚假资讯的一个标准,就是限于专业媒体和门户网站发布的资讯,而那些仅由社交自媒体发布的虚假信息,因其非专业属性大家将其定义为谣言,不纳入研究范围。按照这一标准,本年度的典型案例确实趋少,但在各种新媒体平台上,各类虚假信息的传播依然构成了对传播秩序的严重损害。比如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问题食材事件、日本宣布攻克白血病,以及“寒门状元之死”等等,都曾被认为是“资讯”而广为流传。必须看到,随着传媒环境的急剧变迁,社交媒体、算法分发平台成为人们获取资讯信息最主要的渠道,普通用户也成为资讯生产的主体,专业媒体则不再是唯一的,甚至不再是主要的资讯生产者和传播终端,用户对于什么是资讯、什么是虚假资讯的认识,建构了今天的传播秩序。
 
资讯和信息、专业和业余的清晰边界已变得越发模糊,欧盟2018 年的一份报告指出,鉴于虚假资讯(fake news)这个概念已经不足以说明现状的复杂性,建议将之替换为虚假信息(disinformation),指那些经过“有意设计、提供和推广以造成公共伤害或谋取利益的虚假、不准确或误导性信息”。这种边界的模糊会对虚假资讯带来何种影响值得深入研究。

第二,社交媒体平台构成的“资讯生态系统”完成了虚假资讯生产-传播-打假整个过程。试图区分专业媒体/自媒体的资讯生产与资讯传播的尝试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在本年度的案例中,专业媒体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资讯,介入社交网络传播;自媒体往往成为专业媒体的信息源,后者转载或再加工前者的资讯,之后再通过社交媒体传播。传播者与生产者可能持有完全不同的目的,共同的只有以点击量驱动的信息的流动。

在这个“资讯生态系统”中,既有假资讯的生产和传播,也同时进行着对假资讯的核查和反击。在本年度许多案例中,假资讯的辟谣方既包括新华社、上观资讯、澎湃资讯等专业资讯机构,也包括做出权威调查和发布的政府相关部门,更不可忽视的则是网民的质疑和自行调查对揭露虚假资讯的作用。往往是虚假资讯才出现,就有其他自媒体进行质疑、打假,这样一个快速流转的信息运行中,专业媒体还来不及反应,虚假资讯已经得到了澄清。这也是人们感觉虚假资讯并未减少,但是大家的研究案例却不多的重要原因。
 
第三,对虚假资讯的生产持续削弱专业媒体的公信力。在竞争愈加激烈的媒体环境下,专业媒体本应以其资讯实践的专业性在鱼龙混杂的内容生产者中展示权威性,但在本年度的案例中,专业媒体仍在持续生产着错误信息(misinformation)。囿于自身的职业伦理,专业媒体较少捏造资讯或蓄意曲解事实,但无意识的疏失所生产出的错误信息,对于专业媒体日渐下滑的公信力可谓雪上加霜。这些资讯多数有其事实来源,只是在报道过程中出现失误,导致偏差,包括旧闻重发、曲解原意之类的错误。归根结底,还是这些专业媒体一味求快,疏于内容核实和审查把关。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时间:2020-01-15 来源:资讯记者
编辑: 编辑:刘卓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